司攸

comfortable.

《TOMATO》【韩叶】【民国paro】

一.
叶修是在晚上回来的。虽天色已晚,码头仍有不少人在等着给他接风洗尘。人们或交头接耳,或翘首以盼,有点儿像狗,似乎是刚听见主人的呼吸声,就巴巴地叼着鞋往玄关处奔了。

叶家人在最前面。叶上将和叶夫人站首排,其次是叶家的二少爷,叶秋。

三人神态都有些紧张和期待。叶上将和叶秋还好,毕竟是拿着刀混迹官场的人,掩藏情绪还是比较容易的。叶夫人也是真真的把爱子心切表现在明面上了,每一根头发丝儿都在往海的方向飘。

可总有人不识时务。明明跟来目的虚伪令人作呕,还要多言给自己减寿。

“爸,这叶修也太会摆架子了吧?这个时辰了……哎呦!”

“你小子!说话注意点!这可是叶家的大少爷,哪容得你置喙!”

陈上校恨不得一巴掌把这混小子拍回他娘胎里去。你听听,这什么话啊!这不是明摆着赶上前去找死呢吗?!

陈少爷委屈的很,嘴里骂骂咧咧的没停,虽是小声也挡不住人听。陈上校目眦欲裂,手高高扬起,差点就当着众人面给他这“好儿子”来一巴了。

可接下来一个人说的话让他悻悻的放下了手,“陈上校,若你家公子乏了,可以先回。”

叶上将仍目视前方浩浩大海,说的话却直指身后某处。

“不……犬子只是……”

陈上校抹着额头渗出的冷汗,正想解释,却在见到叶上将抬手时立马噤声。

船此时正在靠岸。

叶秋不自觉地站得更加笔直,神色也添了几分原本不露声色的紧张。

船梯正缓缓放下。

叶夫人搭在叶上将臂弯里的手有些抖。叶上将感觉到了,但他目光一直锁定那艘船。

一个青年出现在众人视线中了。

四下低呼声不绝。有闺阁小姐在窃窃私语,有富家子弟在评头论足。但对于叶家人来说,他们只能看见那一个身影,只听得见那一个人不急不躁的脚步声。

十年了。

叶秋都忍不住湿了延眶。但又迅速地、不着痕迹地抹去了。

叶夫人已然低泣出声。岁月终究没有放过任何人。当年名动京城的美人,眼角也生出了细纹,发间依稀几缕白丝,藏着几分浑浊的眼,此时正饱含热泪。哪怕她仍是同龄人中样貌最得岁月宽待的,哪怕她仍是一身风华不减的,可此时此刻,她却真真的显出了几分老态。

叶上将挺背站着。即使两鬓已白,仍是英姿飒爽,正值壮年的模样。可站在他身后的叶秋,一眼就看出了父亲的伪装。哪个父亲不爱儿?怎么可能心无触动呢?

越来越近了。

叶秋喉头动了动。

叶上将的背挺得更直了,双目死死地跟随着青年的身影。

此时,海边有徐风,吹起青年衣角,让他看起来多了几分瘦削。有些苍白的脸此时正挂着笑意,碎发凌乱却显不羁。更近了,俊朗的五官更加清晰了。

比以前更让人移不开眼了。叶秋看着青年那与他相似又截然不同的脸,心中莫名酸涩。

十年过去了,自己怎么好像没有丝毫长进?

叶修,叶修。这个人一天是叶家大少爷,那他就是一天叶家二少爷。

二少爷…二少爷…呵,多么可怜。

叶秋看向叶修的目光也更加微妙了。

可叶修好似浑然不觉。他走在前面,脸上有笑意。身后仆人拎着行李箱,低着头,毕恭毕敬。

“柔柔,你看,”旁边的柳家小姐扯住了唐柔的袖角,使一直打量着叶修的唐柔移开了视线,目光投向身畔。

“怎么?”她问。

“她好气派呀…通身的贵气…我长这么大见过的所有公子哥都不如他。天哪,要是……”柳小姐的话说到这儿便打住了,芙蓉面上飞红霞。未说出口的是人人皆知的的小心思,只不过女儿家羞怯,不好明说罢了。

唐柔了然的点点头,随口附和了几句,目光又回到了那个青年身上。

的确不错,她想。

五官不算精致,但那三分笑意让人觉得十分亲和。走路的姿态既不是有精气神的也不是颓废的,随和,不论走在哪儿都像走在自家庭院一般。

这人能让看见他的人都觉得舒服。

唐柔忽地想起了儿时也曾在一些宴会上见到过叶修。叶家的两兄弟经常被众人围在中间捧夸。但大多数人的注意力都在哥哥身上。至于那个弟弟,大人们都会用“二少爷也很厉害呀”这样的句式将其打发。

怎么可能会心无芥蒂呢。

唐柔叹了口气,低下头,不忍再看。

所谓兄弟姐妹,从来如此。没有兄弟两人能同饮的酒,也没有姐妹两人能共穿的衣。

叶修,作为那个满载荣光的存在,他的心里,此时又在想着什么呢?

叶修看众人百态,心中并没有什么情绪波动。

高兴吗?一般吧。感慨吗?也还好。

但在与自己父亲相拥的那一瞬间,泪腺还是失控了一下,没忍住就红了眼眶。怀中的男人和他一般高,似乎没有当年那么伟岸了。他放在自己背上的手微微颤抖——这可是叶上将的手啊,居然也有一天会抖得如此令人心悸。

和母亲拥抱时更加情难自禁。怀中的女人低声抽泣,一声又一声地唤他。他吸了吸鼻子,头靠在她的肩上,轻声回道:“诶,妈,我回来了。”

然而,一切眼泪在看到叶秋时全部回流。看着与自己相似的面孔,从他看似平静的神态下窥知到了他心中的忐忑,又想起当年的夜晚,那一箱不属于他的行李,以及这次回来前,上级三申五令强调的任务……

即使与叶秋相拥,叶修却感到了牙疼。

嘶——这都什么事儿啊……

然后第二天,整个京圈就都或多或少的知道了叶家两兄弟内讧的消息。

【韩叶】TOMATO

背景:民国时期,牵涉两党之争,和史实基本无关,如有雷同,也绝没有文中角色。

主cp:商业巨鳄武力值超高一心为人民攻(韩文清)×富二代蒂花之秀地下工作人员无赖痞子受(叶修)

副cp:斯文败类书香世家奶爸型上司军官攻(王杰希)×被蒂花之秀压的没有存在感小自卑但里子乖巧可爱善良受(叶秋)

警告:有叶家两兄弟反目情节。
         有真实历史事件,会改名。
         不要陷太深,这只是篇同人文。
         人设是蝴蝶蓝的,ooc算我的。

如果可以,请用餐。

楔子

      叶家的大少爷回来了。

      乍一听到这消息,韩文清眼皮子跳了跳。是灾。

      夜色中驱车至叶宅,隔着门墙也可窥见里面几分热闹景象。

      正常。

      他垂下头,手撑着方向盘,心中些许苦涩。

      他叶大少当年走的那叫一个洒脱,撇下了如此多牵挂在乡思念,如今回来,又是一件大喜事,叶家怎么会不庆祝呢?

      只是,他当时看到的那个人……是他吗?

——·——

      “叶修?解释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  宴会结束后,叶大帅和夫人都去了大门外送客。客厅里仆人们的身影忙碌,没人注意到此时叶秋正站在叶修前面,用绝对的高度优势将坐着的叶修困在小沙发里,眯着眼,神色不善。

      “没什么好解释的。”叶修垂着头。从叶秋的角度看他,可以很清楚的看清叶修的睫毛,长而细,不像女人的卷翘,却也不像男人的短直,倒还似昔日少年时,青涩又勾人。

      可这人,到底不再是少年了。不论岁月如何宽待他的容颜,他的心也已饱经沧桑。

      好好的贵门大少不当,浪迹了十年方归。谁都不知道他心中所想。

      这十年,也没人知道叶秋心中所想。

      为什么回来?为什么当时拿了我的行李走?

      可他说,没什么好解释的。

      这无疑是在叶秋的心窝子里给了一拳,疼的他险些站不住脚。

      但他终究没再说什么,却深深地看了叶修一眼,然后转身离开,上了楼,回了自己的房间。

      当房门在身后发出响声时,外界的一切都被隔绝在房门后了。叶秋的神情忽然变得茫然又悲伤。

      他一点一点的顺着房门滑落在地,心中无尽的疲惫感。

      又开始了吗?

      楼下的叶修似乎有所感应,往楼上的那个方向看了一眼,随后勾起了唇角。

      可眼底暗潮汹涌,脸上神色淡淡,复杂的情绪中,独独没有笑意。

tbc.